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百度云资源「1080p/Mp4中字」百度云网盘更新

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百度云资源「1080p/Mp4中字」百度云网盘更新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EQlsxT1LlDsP1MgtSDy646r

《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被指片中暗示女记者靠跟FBI上床交换新闻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导演新片《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引发争议,被指“片中暗示女记者靠跟FBI上床交换新闻”。该记者原型Kathy Scruggs此前所属的《亚特兰大宪报》近日发声,暗示将针对片方华纳兄弟和影片创作者采取法律行动,其律师信指责影片对Scruggs的呈现充满恶意,是极大诽谤,影响了报纸方形象。要求片方在片中加入声明,申明对现实做了戏剧化加工和想象。

而华纳也发布声明,表示会坚决反对该指控,称电影做了大量可信调查,并指责《宪报》当年助长了针对朱维尔的不公平报道,如今又要诽谤这部电影。详细:

《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以下简称《理查德·朱维尔》)改编自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爆炸案的真实人物、事件:保安理查德·朱维尔从英雄变成了嫌疑人,被错误指控,十数年后郁郁而死。

奥运会期间,朱维尔发现了一个装有管状炸弹的背包,随后发出警报并帮助清理该地区。然而炸弹还是被引爆了,造成一人死亡,多人受伤。朱维尔最初被誉为英雄,但随后,FBI认为其实是他放置了炸药,他们将“朱维尔可能是该事件疑犯”的信息泄露给了《亚特兰大宪报》的记者Kathy Scruggs。从此朱维尔的生活翻天了,他变成了头号疑犯。FBI两次搜查他的家,媒体把他描绘成一个超重的失败警察和妈宝男,他被很多人痛恨,也成了深夜笑料。

88天后,FBI洗脱了朱维尔的罪名,并和相关机构向他道歉,但他的名声损失已无法挽回,生活还是每况愈下。2007年,朱维尔死于与体重有关的健康问题,年仅44岁。

上月,《理查德·朱维尔》在美国电影学会电影节迎来首映,记者Kathy Scruggs(奥利维亚·王尔德饰演)的刻画成为此后媒体和观众的讨论点之一,有人表示片中暗示Scruggs用性来联络案件相关人员非法换取新闻,是一个不道德的记者形象。

现实中,Scruggs已于2001年去世。当年是她对此事进行报道,且第一个曝出朱维尔从英雄变成了FBI眼中的头号嫌疑犯。

电影里的Scruggs一角为得到此案的独家消息,在酒吧向乔·哈姆扮演的FBI探员Tom Shaw套近乎,提议和他上床来换取爆炸案信息,Shaw回应:“Kathy,你跟他们上床什么都没拿到,凭什么认为和我上床就可以拿到?”

《亚特兰大宪报》主编Kevin Riley对此情节提出抗议,他当时还未看这部电影,得知剧情后通过indiewire发布声明,称:“没有证据证明发生过这种事”,认为如果影片真的是这样描绘,那么暗示Scruggs用性来换取独家消息的情节是“无礼的,且在metoo时代让人深深不安”。也有Scurggs的朋友和同事对这一刻画表达了异议。

几天前,Scruggs的饰演者王尔德对deadline回应此事,成为影片方首个公开发声的人。她表示Scruggs整个人不应该被用一个片段来定义,并提出没有人质疑片中她对话的FBI探员角色,认为不公平。

“她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罪案记者(cop reporter,报道警方相关的案件、抓捕相关消息的记者),她和有助于讲述他们的故事的警察、FBI走得很近,是的,她的确和那个领域的不同人有过关系,但我特别反感的是:这整个角色被简化提炼成这样一场暗示的戏,我没有听到任何人抱怨说:乔·哈姆扮演的角色在片中被暗示成跟记者发生关系的形象。Kathy被缩小到这种地步,我觉得不公平。

我想我们仍在适应如何去接受一个不完全所谓‘讨喜’的女性角色。如果一个女角色有一丁点儿有问题的地方,我们常常会用它来指责这个角色,或者据此来谴责这部电影怎么会允许女性不纯净。认为所有的女性都必须是无性的,是对女性主义的误解。我反感这样一个角色被最小化到这样一个地步。”

王尔德还表示:她对Scruggs做过很详细的研究,跟所有她能找到的跟Scruggs有关的人都聊过,发现这个女人是一个“非常勇敢、坚持的记者”,作为女性能在1996年的报纸新闻界有所地位,这不容易。

王尔德也告诉THR和《综艺》:她对Scruggs有着很深的敬意,认为自己有责任维护她的身后事,不能任人用她性格中的一个因素、片中的一个猜测的片段来定义她整个人。“当我们被认为是女性主义者,人们就会认为我们非常单一。而Kathy是有复杂性的,我们都是,我很尊敬她。”

乔·哈姆也对Uproxx谈到影片受到的此指控,表示会发出此类批评的人应该是既没看过电影,也没看过书(应该是指讲述此事件的《The Suspect》),建议人们看过之后再下结论。

本周,《亚特兰大宪报》雇了Martin Singer作为他们的代理律师,暗示将针对此事采取法律行动。他们通过律师对华纳兄弟和该片导演伊斯特伍德、编剧Billy Ray、记者Marie Brenner(该片改编基于的《名利场》文章作者)发去一封信,斥责影片对Scruggs的刻画“虚假、恶毒”,是极大的诽谤和破坏。认为影片将这名记者看轻成了一个性交易工具,仿佛《亚特兰大宪报》在性方面剥削雇员,推动或者纵容其用性换取报道。

信中还批评影片对事实的呈现也敷衍了事,并忽略了《亚特兰大宪报》之后对于案件漏洞的报道。并强调《亚特兰大宪报》在当时此事件报道中是认真负责的,称当初曝露朱维尔为嫌疑犯的报道并非是急着抢新闻,且当初报道为了不出错,特意延迟了时间,在得到进一步的佐证之后才发表。

信中要求华纳和影片创作者在片中做出醒目的声明,说明该片在呈现事件和角色时做了艺术加工,其中一些事件是为了戏剧性的目的而做出的“想象”。

随后,华纳兄弟发布声明,其中未直接回应《亚特兰大宪报》所反对内容:片中对Kathy Scruggs的刻画,但华纳表示会坚决反对《亚特兰大宪报》对该片的指责,维护电影:

“该片是以大范围内高度可信的信源为基础。理查德·朱维尔的清白无可辩驳,他的名誉和生命因为司法不公被粉碎。不幸且极具讽刺的是:在整个事件中助推理查德·朱维尔不公审判的《亚特兰大宪报》,现在正设法诽谤我们的电影人和演员们。《理查德·朱维尔》聚焦真正的受害人,想要讲述他的故事,证实他的清白,并恢复他的名誉。《亚特兰大宪报》的指控毫无根据,我们会不遗余力地抵抗。”

声明还指出,电影在结尾处已经有了免责声明:“电影是根据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电影中的对话和某些事件和人物是基于戏剧目的而创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