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乐园百度云网盘完整无删减资源

佛罗里达乐园百度云网盘完整无删减资源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pgjDWEduOiLg5SOfb1A465L

简希拉着她的手跑进迪士尼乐园,导演的镜头以小演员的低视角仰视这个美丽的童话世界,色彩明艳,美丽异常,更显哀伤。恍惚间又过了一个春节。小时候太喜欢过年了,在乡下奶奶家的冬天,和几个同龄的小孩在雪地里玩摞人,一个压在另一个身上,还能想起来我穿着很厚很厚的棉袄在雪里打滚流鼻涕是什么感觉。

《佛罗里达乐园》记录着每一个不起眼的生活细节这才是真实的生活

还有一项很正式的娱乐活动是,招呼着左邻右舍的小孩一起上山,一人扯着一块塑料布,走到快山顶,坐着塑料布滑下去。小孩子可以说非常厉害了,怎么就不怕摔到屁股。现在滑个雪都战战兢兢,感觉滑快了怕摔的话很疼就直接向后一屁股坐下去,不滑了,真怂啊。再让我意气风发的大笑着从山顶上做块塑料布滑下去是绝没可能的事情了。

小孩子的世界不一样,也回不去。回不去的东西却又往往最是难得,让人怀念。既然拿孩子时候的事情做开头,估计已经被猜到啦,你没猜到我也得假装你猜到了。今天要讲的是一部小朋友做主角的电影。肖恩·贝克的《佛罗里达乐园》。

经过几次挣扎、破产以后,肖恩以一部关注LGBT群体的小成本长片《橘色》在圣丹斯电影节上得到关注,也在别处拿了不少奖项。对于一名一直以来力求自我风格表现的独立导演来说,拿奖、出名所带来的最大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总结起来是非常糙的五个字:有钱拍片了。这部顺利拿到投资的《佛罗里达乐园》让人更加心生期待。事实证明,他没有让观众失望。

电影刚入眼,绚丽的色彩和精准的构图就让人惊艳,上一次看到色彩如此明艳的电影我只能想起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但它们毫无相似之处。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像一块精致糕点,它层层叠叠的堆砌着奶油、糖浆、巧克力,结构精巧,匠心独运,美好而甜腻。看完就像做了一场甜蜜的美梦,不愿醒来。

而肖恩一向以关注边缘人群和亚文化著称,他的镜头下,越绚丽处越哀伤。像是只有在童话书里才会出现的紫色墙壁,高远的蓝白相间的碧澈天空,嬉笑玩耍的幼年孩童。电影的第一幕,真是过分美丽。随着电影推进,我们开始了解这是一家廉价汽车旅馆,我们开始认识穆妮,穆妮的伙伴叫做斯库提,后来又有了一个叫做简希。

三个在一起,肆无忌惮的说脏话,做坏事,吐口水。甚至不小心烧掉了一栋房子。但却并不让人讨厌,他们似乎还并不明白这些话的真正含义,他们也从没有被教育过如何正确表达讨厌和有限度的淘气。穆妮的妈妈海莉应该能被发一个最不称职妈妈称号了,她的种种表现也看不出有任何值得被拯救之处。满身纹身,发色夸张,没有工作,大喊大叫。在某一次由于年轻的意外中有了穆妮。

但她形象的极度负面却没有影响到她对孩子的爱,反而显得更加真挚和让人感动。在你随时以为她会抛弃女儿或伤害她的时候,她没有,甚至连真正气恼地大喊大叫都没有。有一点钱就带穆妮吃顿好的,回去窝在房间里看电视。没有钱的时候去高级酒店门口兜售假香水。在穆妮的好朋友生日的时候搭顺风车带她们去能看到迪士尼乐园焰火的地方看焰火。

她还是一个没有好好长大的成年孩子,却在自己也浑然不觉的情况下拿出了真正在付出的情感。旅馆的管理人员鲍伯总是黑脸,孩子们总是捣乱,海莉总是拖租。他独力维修这个偌大旅馆,做每一次的规范检查。但他在恋童癖猥琐男接近孩子们时赶走他,给海莉延长交租的期限,每月一次要清走海莉的时候给她找对面的旅馆。他面容坚毅,却暗蕴柔情。

电影过半,导演才真正交代这座汽车旅馆在迪士尼乐园的笼罩之下,但咫尺天涯。鲍伯将旅馆刷成梦幻的薰衣草紫色,也从没有招揽到真正来乐园的游客,旅馆里的人是付不起乐园门票的人,付的起乐园门票的人永远不会住进这个旅馆。电影中也用了订错酒店的蜜月夫妇的反应让我们明白,旅馆与乐园的差距,不可缝合,永不相融。

肖恩在这部电影中用了更生活流的方式,记录这群边缘人每一个不起眼的生活细节、每一段没有实际意义的生活对话。对话的丰富和镜头的摇摆给了影片以极大的流动性,没有套路。让观众不知下一分钟影片走向要去向何方,揣揣不安。在一部电影里,精细而缜密的情节铺设是导演拿出了极大的心血,而没有套路的电影,是导演拿出了极大的真诚。

鲍伯担当了保护者的角色,却在最后海莉因为卖淫而失去抚养资格的时候神情无助,他是一个尽力的保护者,但不会是力挽狂澜的英雄。海莉和她的小姐妹阿什莉是困窘的单亲妈妈,但不会有绝地逢生而风生水起的突出重围。社会底层最悲哀是悲哀在哪里,是面对社会和体制,面对规则和外界没有抗争和选择的权利。

海莉身上固然有诸多可恨之处,不明是非,好吃懒做。这也是她为什么沦落至此的一个关键原因。而归根结底,到底是什么决定一个人变成最后的样子,是什么让海莉变成了今天的样子,今日种种,可以想见,海莉的出身是怎样的出身,她又得到了几多可怜的教育和来自真正家庭的教养。

既然提及此、想及此,我们是不是还能反思,是怎样的社会凿出了这样的一个畸形的群体。如果整个社会给他们更多的一点的关注和帮助,情况可否会有改善?如果每个人都对整个社会投射多一丝的关注,让人悲哀和同情的事情是否会再少一件?

没有用力的煽情,没有明确的对错,肖恩只在做一件事,用他的方式关注这些不被关注的群体,发掘他们同样人性的一面,给每一个观众接触这些人群的机会。给每一个观众反思和追问的机会。过分鲜艳的“魔幻城堡”之下掩盖着不计其数的不能被拿出来的秘密,但这群挣扎在社会底层的人们之间不止有悲哀,还有温情。在肮脏和不堪之下,还有一份裹杂着人性最初的温情在,让人讶异,让人被戳痛、被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