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行者网盘免费下载1080p全集分享链接

边缘行者网盘免费下载1080p全集分享链接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S5e0CBWPE6y3UgnVYITGzho

《边缘行者》引观众热情期待

当然不是。近年来,我们仍然可以在大银幕上看到老派港片的昙花一现。
但是港片还活着吗?
似乎不是,导演四散,人才凋零,优秀作品少,网络泛滥。
有人说,香港电影与其这样生活,不如直接死去。
皮哥自然不同意这种观点,因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但是港片的出路在哪里呢?似乎没人知道。
直到最近,皮哥才看到任贤齐即将上映的新港片:《边缘行者》。

从预告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失踪已久的老港片的味道。
有了这部《边缘行者》,我们不妨再讨论一下已死的香港电影,看看如何帮助香港电影活得好。
一、港片死亡的症结在哪里,出路又该怎么找?
2022年2月16日,皮哥从香港电影金像奖提名名单中再次看到了香港电影的悲伤。
五部最好的电影,只有《愤怒·重案》有着浓浓的香港电影烙印。
其余四部分是《梅艳芳》、《智齿》、《母亲的神奇小子》和《浑水漂流》。
在影帝提名中,还有一部由林家栋零片酬主演的《手卷烟》。
皮哥关心的不是香港文艺电影收获香港电影潮流的金像奖,而是金像奖的自暴自弃。
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你在这六部金像奖提名电影中看过多少部?

除了《愤怒·重案》,大多数观众可能闻所未闻。《愤怒》正是香港最有活力的类型。
一般意义上有两种死亡:
一是生理死亡,心脏停止跳跃,呼吸停止;另一种是社会死亡,就像一个人虽然有生命体征,但没有人记得,没有人谈论,没有社交网络,就像世界蒸发一样。
这是香港电影面临的第二个困境。
从金像奖的风向标来看,香港电影整体排斥大陆。
《愤怒》中的谢霆锋和《拆弹》中的刘德华甚至没有获得提名。这两部电影的内地票房都超过13亿,但在香港只有2000万左右。
看看《梅艳芳》和《妈妈的神奇男孩》。这两部电影在香港风景无限,但在大陆,前者以梅艳芳的名义卖出1亿,后者只有1700万。
香港电影开始慢慢切断与大陆的联系,成为磁铁的同极,频频互斥。
一个进不去,一个挤不出来。
很难说这种情况是香港电影逐渐衰落的结果还是原因,但香港电影的整体市场却肉眼可见。
香港导演已分为两个明显的派系,其中最重要的北上的火车。

主旋律电影《长津湖》系列不断创造票房神话,得到了香港导演林超贤和徐克的祝福。
王晶的水平一直在好坏之间随机游走。即使有《追龙》这样的作品,也更多的是像《倚天屠龙记》这样的圈钱网大。
杜琪峰曾经说过,他一辈子只在香港拍电影。然而,在进入大陆并拍摄毒战后,还有滑铁卢,如华丽的上班族和三人行。
我们都喜欢周星驰,《新喜剧之王》完全失去了吸引力,现在也在赌博协议的泥潭中挣扎。
黄埔军校拥有香港演艺界,开始生产流水线,导致香港电影人才纷纷奔赴大陆赚钱。
现在苦守港片底线的电影明星,却已经到了暮年。
刘德华60岁,周润发66岁,成龙67岁,张家辉54岁,梁朝伟59岁,古天乐51岁。就连玉面小生谢霆锋也41岁。
导演的损失,人才的缺陷,类型的固化,缺乏创造力……港片的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
虽然近年来仍有《无与伦比》、《拆弹专家2》等优秀作品,但更多的是《澳门风云》、《追虎抓龙》、《反腐风暴5》等劣质作品。
好片星星点点,烂片泛滥成灾,甚至更多的港片将目光转向网大,开始消耗港片本身积累的粉丝优势。
在这种环境下,港片要想复兴,首先要有足够的人才,其次要有持续的创造力和产出力。
延续老派风格,集结合作做事,或许是一种可以尝试的方式,而这种方式,似乎被《边缘行者》验证。
二、久违的老派港片遗风。
看海报,任贤齐和任达华严肃的脸,瞬间给了皮哥想看的欲望。
背对观众的第三方可能是整个《边缘行者》故事的症结。看预告片,有很强的老港片类型元素,没有问题。
人物关系充满对立、阴谋和冲突。
预告中提到的新联盛是香港最著名的帮派之一。新联盛的领导人林耀昌(任大华)即将退位。为了争夺帮派老板的位置,帮派开始暗流涌动。
在新联盛,林耀昌最信任的人是阿罗(任贤齐饰)。
没有人知道阿罗的起源,但在帮派老板的竞争中,他一直以自己的手腕和调解为主。
过了一会儿,他是十恶不赦的黑警。
过了一会儿,他是忠诚的手下,
过了一会儿,他又是一位雄心勃勃的政客。
围绕阿罗身份的扑朔迷离,各种人物冲突随之展开。
前一秒有人还在威胁阿罗是人是鬼,后一秒就被大卡车夺走了。
一些外国人前一秒还在骂阿罗不是你不能,后一秒就被五花大绑一脚踢倒了。
在大哥面前,阿罗心狠手辣,拔出匕首说扎扎。
但在政治舞台上,阿罗也如鱼得水,分分钟就赢得了一批粉丝。
随着复杂的阿罗,边缘行者的人物圈逐渐展开。
帮会老板、政治团体、外国势力、警察、公民、普通人……交织成一个复杂的网络。
而阿罗,就像走在这个大网上的小蜘蛛,一不小心,就可能成为别人的猎物。
故事背景,一大一小,见微知。
《边缘行者》的背景是1997年回归前夕。
此时,香港只有一个字:乱。
香港官方政府各部门都在紧张地准备各种回归事宜,但在香港,由于派系纠纷,矛盾逐渐上升。
当时没有人了解香港,混乱的时代背景也为《边缘行者》注入了创作只有港式故事的活力。
其中,最明显的是英国势力仍在香港。由于他们经营香港多年,不愿意回归香港,他们联合黑社会破坏香港秩序。
香港的核心利益利益的交易和被交易中,香港的核心利益正在被出卖,一些关键部门也逐渐被其他势力控制。
这部电影的小背景是新联盛。
帮派就像一个封建国家和一家现代公司,尽管帮派只听老板的话。
然而,帮派有很多内部派系,尤其是像新联盛这样的帮派。在领导退位让贤的关键时刻,各种夺权阴谋正在酝酿,想要掌权的力量正准备移动。
在预告片中,阿罗大声质:我阿罗有资格坐这把龙头椅吗?
冲突已经箭在弦上了。
方中信饰演的警察暗暗质问阿罗:坐在龙头椅上,你打算什么?
一个更大的圈子将两个背景联系在一起。
一方面是黑帮内部的明争暗斗,另一方面是走出黑帮,利用黑帮关系,一头扎进混乱的香港,建立新的社会秩序。
黑道与白道、阳谋与阴谋纠缠在阿罗的计划中。他的自我就像当时香港的自我,这也是香港电影真正吸引我们的特点。
港片本质上是亲民的。
它愿意讲小人物的故事,喜欢表达底层人物的悲欢离合。
它没有绝对的正义和邪恶。它经常把故事集中在一个模糊的地区,不黑不白,不正不邪。大多数人的生活不是黑白的一体。
也正因为如